残障外卖小哥活出“骑士”范儿 努力的样子闪闪发亮
作者: 2018-01-12 09:47:17 浏览:1103
[打印]

  外卖小哥朱仲银在商家取外卖。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见习记者杨威/摄

  他拿起前一天晚上清洗干净的义肢,熟练地把环状接受腔套上左小腿,连接接受腔和假脚的金属棒只有短短一截,外面裹着的用来伪装肌肉的海绵已经乌黑,还烂了几块。

  “其实,前段时间我换了个新义肢,花了八九千元。但是干我们这行,上班经常跑动,大概两三个月就得调一下义肢的小零件,下面的脚掌也容易坏,我就没舍得用新的。这个坏了的义肢,能用就先凑合用着。”朱仲银有点不好意思地说。他方方的脸庞笑起来有两道褶子,他常调侃自己长得有点着急,显老。

  1996年生的朱仲银是“饿了么”北京望京某站点“雷锋骑士”团队的一名外卖小哥。除非他故意把义肢露出来,不然别人很难看出他的与众不同。

  他走起路来,左腿稍跛,但步子迈得又急又大,旁人要小跑才能跟得上;跑起单来,他业绩领先,平均每个月能送1000单左右,赚八九千元,赶上过年的时候,月收入能过万元。最近,他还考取了摩托车驾驶证,把送餐“坐骑”从电动自行车换成了摩托车。

  如果非要挑出朱仲银与别人的不同,比较明显的是他穿的比较少,尤其是下半身。即便是在零下六七摄氏度的寒冬里跑单,他顶多只在牛仔裤里套一层秋裤,连护膝都不戴。“因为有义肢,不方便穿太厚,不然晚上睡觉时脱衣服太麻烦”。

  “这就是生活,它不完美,却最真实”

  朱仲银是个土生土长的四川娃儿,提起自己3岁多时的那场车祸,他并没有太多印象,只是长大后听家人讲,他在与小伙伴们一起玩耍时跑过一个路口,被一辆拖拉机轧伤,左脚截肢,在医院住了几个月。

  小学六年级的时候,朱仲银开始装义肢,从那以后,他一直喜欢走走、动动、往外跑,“从来不会把身体的缺陷当成是缺陷”。所以,虽然中专时朱仲银读了计算机专业,但他却不愿从事在电脑前一坐一天的工作。2015年毕业后,他一直走南闯北,寻找真正适合自己的工作。

  他曾在厨房后厨当过配菜员,包吃包住每月挣2000多元。也曾辗转浙江、广东等地,进工厂的流水线干手工活,但一直觉得这类工作不适合自己,“干个一天半天就换了”。直到2016年8月,朱仲银才稳定下来。在同学的介绍下,他成了一名外卖小哥。

  起初,面试官看他腿脚不方便,还劝他少跑点单。工作后,朱仲银不仅业绩好,服务质量在团队里也是遥遥领先,一年半下来得到的差评数不到5个。

  “我中午不爱休息,几乎一直在外面跑单,而且比较熟悉和善于规划路线,连区域内红绿灯变换的时间和顺序都记下来了。”看似内向的朱仲银,骨子里却挺要强,别人能做好的工作,他说自己也没问题。

  东北“纯爷们”祁峰(化名)也是一位有故事的外卖小哥。由于幼时重度烫伤,他的左手五指无法伸直,胳膊上、肚子上也留有大片烫伤疤痕,属于三级伤残。在他看来,外卖行业是为人民服务的工作,一些有配送能力的残障人士加入其中,也能很好地胜任。

  “我们生活上虽然有一些不方便,但是心灵和头脑和别人是一样的。”80后的祁峰豪爽、坦诚,他告诉记者,自己在老家的时候曾开过饭店、干过快递、包过鱼塘,打拼多年赚了50多万元,但前些年由于投资失败,背上了七八十万元的债务。

  “我一直觉得,越努力,就越幸运。既然我们身体上有缺陷,就要比正常人更努力。”祁峰并没有被债务压倒,2017年8月,他来北京闯荡,在老乡的介绍下成为了外卖小哥,“没想到这一行收入相当OK!比预想的好很多。”

  “我的手抓不动那么多份外卖,每天跑不到30单,工作量算是中等,但每月也能赚7000多元。”祁峰说,他失去了很多东西,每月要还欠款,但很喜欢自己目前的工作状态,“因为我现在是最努力的时候!以前从来没有这么努力过”。

  前不久,他给自己新换了一个微信头像,一位抽着雪茄的电影人物闭着眼睛、歪着头说“这就是生活,它不完美,却最真实”,祁峰说他很喜欢这句话,因为这正是他对生活的感悟。

  外卖小哥朱仲银在小区警卫室窗前问路。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见习记者杨威/摄

  时钟指向早上8点40分,朱仲银像往常一样在北京的出租屋里醒来。

  聋哑小哥组建外卖团队

  最近,聋哑外卖小哥许兴方火了。上电视、录节目、参加慈善晚会……他把自己所在的特殊群体极大地曝光在公众视野,让不少人知道,原来还有这样一群听障人士,风里来雨里去地为给人们送餐而奔波。

  2017年年底,一篇“外卖小哥反复挂断电话,一条短信引无数网友泪奔”的文章刷屏社交媒体。网友“1988”讲述,他在一天中午连续接到几次接通即挂断的电话,起初还以为是恶作剧,气得在办公室发脾气。直到晚上清理手机短信时才发现了真相。原来,打电话的是一位聋哑外卖小哥,以打电话后即挂断的方式提醒顾客看短信。

  这个给网友“1988”打来无声电话的人是“饿了么”杭州西城站点的聋哑外卖骑手于亚辉。许兴方是带他入行的队长,也是该站点第一位聋哑骑手。两人一起接受采访的视频在网上热传,在当地成为小有名气的“网红”。

  从2017年10月开始,许兴方开始组建“聋哑人送外卖小哥”团队。这个只上过两年特殊学校的云南小伙,靠自学学会了用文字与他人沟通。他在朋友圈发招聘启事,请大家帮忙转发,“世界现在变了,平台能帮聋哑人赚钱,不要让别人瞧不起哦”。

  很快,他的微信“爆了”!来自河南、陕西、吉林、新疆等地的听障青年纷纷赶到杭州面试。目前,西城站点已有7名聋哑骑手,而许兴方作为他们的队长,带他们分期贷款购买电动自行车,教他们如何跑单,把团队建设得有声有色。

  由于沟通不便,聋哑骑手们在送餐前都会将提前编辑好的短信发给顾客,告知顾客外卖送到时会给他们打电话再挂掉。但有些顾客没有看短信的习惯,他们就只能拨通电话后挂断以提醒顾客注意手机短信,可也因为这样收到过一些投诉。

  “我们很热爱这份工作,希望大家多多理解和支持,谢谢大家。”于亚辉曾用手语向公众表露自己的心里话,获得了无数网友的鼓励和肯定。但也有人担心,聋哑外卖小哥这一群体,在送餐过程中会不会遇到安全问题?

  如网友“暴走动漫君”说:“聋哑人送外卖是很危险的一件事,因为听不见其他车按喇叭,一旦出了问题,社会舆论是否会一边倒地去指责雇主?”

  对此,许兴方解释,他们戴上助听器后是可以听见汽车鸣笛的。所以出门送餐时,他们一定会戴助听器,眼观六路,控制车速,严格遵守交通规则。这样,可以最大限度避免出现交通事故。

  一句“谢谢”,是对他们最大的支持

  也有人担心残障外卖小哥在工作中是否会受到刁难或歧视。朱仲银已经干了一年半,虽然他也听同事讲过一些“刺儿头”顾客的事情,但他从未遇到过类似的事,送餐过程中也没有发生过特别不愉快的冲突。

  “其实,我们与顾客真正接触的时间很短,就是他们收到外卖的那几秒。顾客基本只会关注自己的餐,并不会发现我们身体有什么异常。”祁峰说,他在工作中遇到的大部分顾客都很不错,有些顾客的素质还相当高,“遇到大风、大雨等恶劣天气,即使超时了我也没有收到过投诉,大多数人都能理解,甚至还跟我打电话说‘别着急’。有时他们会对我说‘谢谢’‘辛苦了’,我听了以后心里特别满足”。

  网友“微数码李Sir”在看到残障外卖小哥的新闻后发微博感慨:“他们真正需要的是理解与尊重!每次收到餐点的一霎那,一句简单的谢谢,就是对他们最大的支持!”

  其实,能够温暖外卖小哥的,不仅是顾客的尊重和包容,还有商家和团队的支持。

  朱仲银告诉记者,他刚来北京工作时,一家餐馆的老板娘对他特别好,尤其是当她听说自己的特殊情况后,就更加照顾他了。

  “每次我去店里取餐,她都会先帮我出单。”朱仲银说,“这对我们外卖小哥来说真的是特别大的帮助。早出一分钟单,我在路上就可以骑慢点,不用那么着急了。”

  许兴方发微信告诉记者,聋哑人找工作非常困难,他想多赚点钱供妹妹读书,给家里盖房子。他很感谢自己现在所属团队的站长,很照顾自己,不仅教他熟悉外卖业务,还让他招聘了几个聋哑兄弟一起工作,“大家在一起,交流沟通非常好。我们是聋哑人,微笑是最好的语言”。

  “生活如山,有人岁月静好,有人负重前行,愿每一个负重前行的人,都能被温柔以待。”微博上,不少网友给残障外卖小哥留下类似这样的暖心鼓励,称赞他们“努力向上的样子闪闪发亮”!记者李师荀

注:本站招标、拟在建信息为企业单位免费自行发布,投标前请严格审查,谨慎交易!
声明:本网站所登载之内容,如有侵犯他人声誉、版权或著作权等当事人合法权益的,请来电或来函告之,我们将予以更正。
相关资讯
暂无相关资讯